游乐场

成员2495贴子38035

加入

4 条回复
跳转到
GO
跳转到
GO
PentaQ2021德杯纪事 扬名立万——虎牙莎莉和他的HYA
盟鸥江翁
Lv.17
扫地僧Lv4
只看楼主
9天前快速回复

 

2021年12月26日,TES鏖战五局击败对手,与赛前多方预期一致,成功卫冕德玛西亚杯。冠军只有一个,而赢家却不只——随着TES的队员们举起奖杯,直播平台虎牙选送的大众赛事战队HYA成了本届德玛西亚杯中唯一大场战胜过TES的队伍。

 

虽然只是小组赛的一个BO1,也足以颠覆一直以来的大众印象。主播与职业选手之间的距离,似乎并不是想象中不可逾越的高山深谷。

 

“我希望TES能拿到S12的世界赛冠军!”眼看着这一胜场的含金量随着赛程进展节节攀升,HYA队长莎莉乐开了花,不断复读自己的诚挚祝福。

 

 

本次德玛西亚杯莎莉以MaJiaJia的ID率队参赛,以6.8的场均击杀荣膺击杀王,并在对阵TES的收官战中以本命英雄豹女斩获MVP。MaJiaJia是莎莉另一个绰号“马佳佳”的拼音,他早年直播逆风时总爱念叨“难受啊”,加上本名有一个“佳”字,观众结合当时的流行语,送了他“马佳佳”这个昵称。

 

莎莉或者马佳佳这个名字,对于《英雄联盟》深度玩家而言,是常年盘踞峡谷之巅榜单前列的路人王;对于直播观众而言,是虎牙《英雄联盟》板块的头部主播;对于纯赛事观众而言,此次德杯之前,可能也有过一面之缘——2021年8月19日LPL季后赛RNG对阵LNG,莎莉受邀登上官方解说席,与王多多、柯基搭档解说该场比赛。第一次登上官方解说席,莎莉就成为“天选之子”,遭遇了三个多小时的暂停——只能靠解说席随机应变撑过这段时长。终于结束“折磨”以后莎莉嗓子都快哑了,不过由于他游戏理解的“语言转化率”很高,接梗抛梗又应对自如,这场首秀收获了不少好评。

 

“就说呗,嘴巴就不停呗,反正两位解说老师说啥我就接着说嘛,不能冷场。”莎莉说。

 

很难想象解说台上口若悬河的他,两年前第一次露脸直播时,还是个面对镜头手足无措的“社恐”。虽然滤镜把他的时尚“奶奶灰”折射成了一头“小黄毛”,弹幕还是刷着屏夸他帅。但只要不是必须操控键盘鼠标的时间,他的手基本都用来捂着脸,全程没直视镜头超过两秒。

 

“兄弟我脚都在发抖,有点吃不消。”莎莉向观众坦言他的紧张,但这并不能把他从当下的尴尬处境中拯救出来,过了一会儿他又说,“我脚还在抖,不行,我控制不住。”

 

而此时距离他成为主播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了。

 

 

2018年1月11日,莎莉登顶峡谷之巅,达成了峡谷之巅与艾欧尼亚双榜首的成就。在朋友的鼓动下,3天后,他第一次尝试开启了直播,也开启了迄今整整4年的直播生涯。

 

入行晚没赶上直播风口,也不像选手转行自带粉丝,莎莉将自己能够杀出重围、跻身头部主播的原因归结于技术过硬。“还是自己实力呗,你要是能连续五年第一,你也可以。”提到上分,他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意气风发。

 

莎莉最大的优势在于和很多“绝活哥”主播不同,他是精通五个位置的“全能王”,依靠打野、中单、AD都登过顶。即便是峡谷千分局,他也能依靠补位上分。他可以和没排到拿手位置的队友换位,保证队友的最大化发挥。同时由于他理解每个位置需要做什么来赢下游戏,这样的大局观也让他往往能做出正确的指挥。

 

而对于能够保持巅峰状态如此之久,莎莉认为关键在于“一直保持自己想C的信念”。“不管什么时候,哪怕被演员演、分掉得多惨,都要一直想C。如果你的心态变成想靠队友来C,你就会变菜。你就要一直想着我自己必须C,永远不要去混,混着混着就会变菜。”

 

莎莉基本每年都可以坐上国服第一的宝座,他印象最深刻的两次,一次是S10全球总决赛举办期间,全世界的顶尖选手都在峡谷之巅rank,他用了19天登顶,作为唯一的2000分一直保持到赛季结算,而当时的第二名是当年的FMVP Canyon。第二次就是上个赛季只能单排的时候,他占据榜首近2个月时间,是峡谷之巅第一个千分王者,最高的时候超过第二名500分。

 

虽然给人留下了“上分如喝水”的印象,但莎莉刚接触《英雄联盟》时,也像很多人一样苦苦挣扎过。当年从铂金3升铂金2,一个小段他连续输了13次晋级赛,打了800多局才终于突围,随后就开始飞一样地上分,40局游戏便从钻5打到钻1。在那个没有大师段位的年代,上王者是特别艰难的一件事,莎莉靠着一手AP中单豹女的绝活,22连胜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王者标志。自此,瓦罗兰大陆向他敞开了怀抱。

 

 

作为一个《英雄联盟》十年的老玩家和四年的从业者,莎莉承认自己对这个游戏也产生了疲惫感:“现在也打累了这个游戏,说实话,真的打累了,可能如果不是为了冲分,不是为了直播,我可能也没有什么乐趣去玩了。冲分就是我唯一的乐趣,每年冲分的时候就是我最有激情的时候,其他时候可能就是为了工作而已。”

 

“总想着休息几天去旅旅游,玩一玩,但直播这个行业注定是不可能的,休息两三天对直播来说是很伤的,就没办法休息。只能每天都上班。除非有特殊的事情,身体出状况去医院或者断网停电这种不可抗力才会休息,否则都不会休。”

 

对于莎莉这样的主播来说,唯一出去玩的机会大概就是参加活动了,比如这次的德玛西亚杯。

 

直播平台时常会将旗下主播组队参与一些比赛,HYA的前身SLD,正是2021年年初为了“中韩对抗赛”而组建。上野位置分别是虎牙头部主播小超梦、莎莉,双C是前职业选手阿伟和焰轩,在原辅助校草前去试训LDL后,刚满18岁的薄雾顶替了他的位置。

 

本届德玛西亚杯正赛共由17支LPL战队、3支LDL战队、4支大众赛事战队参加,想要拿到门票,HYA先要从预选赛中突围。在开赛前一个月左右的时候,HYA就投入了训练之中。只跟主播队打训练赛强度不够,他们又把目光投向TGA和LDL的选手。

 

HYA的上单、打野、AD恰好是这赛季前中后期的国服第一,但“大家平时rank都是单排,都是要自己吃资源,自己c队伍的,从rank打法要变成比赛打法,这个磨合的难度非常大。再加上主播与职业选手英雄池还是有差距,导致BP先天劣势。”莎莉回忆道,“一个团队肯定有人要吃亏,但最开始我们没有人愿意吃亏,都想着自己要打优势,有一两天就一把没赢过吧。我也尝试了不刷野硬帮他们,但是效果也一般般,反而胜率更低了。”

 

训练赛爆炸,虎牙找来带出过LDL冠军的教练水镜帮他们复盘。水镜带给他们正确的BP思路和比赛思路,这也是莎莉第一次体验职业教练的“神通”:“最开始大家都意识到了问题,但是都改不了,嘴上说okok,但是打起来就会上头,控制不住,后来教练跟我们多次沟通,才慢慢改过来的。”

 

在那一段时间里,HYA一边打预选赛,一边依照教练的指导调整状态,曾经都是自己吃资源秀操作的主播们,开始渐渐习惯为队伍做出牺牲。

 

预选赛决赛的对手,是他们此前从未在训练赛中战胜过的HYP。进化后的HYA以一个漂亮的3比0结束了这场战斗,拿到了正赛资格。

 

 

12月13日,莎莉从广州的住处赶赴上海,HYA全员汇合,为了德杯正赛开始进行线下集训。除了和小超梦一起喝过几次酒,莎莉和其他三个人都是第一次见面,“发现大家性格都比较腼腆,就阿伟话多一点吧,其次是我,小超梦、焰轩、薄雾话都很少。”

 

他们找了个配置相对好点的电竞馆,打训练赛以及完成日常直播任务。前几天训练赛每天打一个BO3,最后几天每天都能打三四个大场,到了比赛前最后一天,他们从中午一两点一直打到晚上十点十一点,每一局打完教练给他们复盘,复盘完就继续打。那一天,他们谁都没有直播。

 

“真的是来上海几天,饭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好,太难了。本来以为过去度假的,想着打打比赛,吃一吃睡一睡玩一玩,结果过去饭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好,还得天天打训练赛打比赛,太难了。”莎莉笑着回忆那一段时间的“地狱模式”。

 

德玛西亚杯正赛是先由4支大众赛事战队代表抽签分组,每队可以选择一位对手同组。HYA中单阿伟手气不错,抽到了A组,获得了第一个选对手的权利。他对着直播镜头大声报出了队伍的第一志愿:“TES”。

 

阿伟正是HYA中唯一拥有LPL和德杯经验的人,曾在2017年德杯中出战两场,而他当时所效力的队伍,正是TES前身DAN。DAN升入LPL后,他与Ggoong轮换过一个夏季赛,在2018年离开了职业赛场。然而很快,TES中路新升将星的光辉,让人们无暇再留意那个已逝的短暂夏天。

 

不过对于HYA来说,比起帮队友“手刃老东家”,他们更在意的是“要打就打最强的”,莎莉说,“因为我们听说之前TES打训练赛是没有输过的,就感觉这个队最强。因为种子队伍不能选嘛,我们觉得TES是当天能选的队伍里的最强。”

 

这个选择不算出乎意料,作为主播,挑战强队可以最大化提升关注度。但那时候观众还不知道,他们不是只想来蹭一波流量然后回家的,他们也想过赢。

 

从“想过”到“做到”,还有3天。

 

 

12月18日,A组揭幕战,HYA对阵WE。HYA如观众所料不敌WE,但这场比赛反而给他们增添了不少底气。

 

“第一场和WE打完,虽然输了,但是感觉我们和LPL队伍差距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。我们前期没有任何逆风,我觉得是团队配合性不够才导致输了。之后我们就调整,打JDG就赢了。”莎莉说。

 

HYA最期待的一战,被安排在当天的最后一场。此时TES已经锁定唯一的出线名额,如果只考虑赛果,这场比赛已经可以被称作是“垃圾时间”。

 

BP阶段,莎莉打算选择千珏,然而随着TES最后一ban按掉千珏,他想“算了,要不就拿最自信的英雄吧”。

 

莎莉锁下了整个赛程中他一次都没使用过、备战时也一次都没有考虑过的豹女。

 

开局一级团,HYA落入对方设计,交出了豹女的一血以及己方四个闪现。

 

对于非职业队伍来说,即使前期能拿到一定优势,也极易被职业队伍依靠成熟的运营翻盘。而对阵顶尖职业队伍,HYA开场就面临这样的天崩局势,实在很难想出翻身的可能性。

 

逆境之下,HYA破釜沉舟,豹女索性放弃刷野,凭借敏锐嗅觉果断出击,2级抓中、3级抓下,先后围杀TES双C。“抓了两个头之后,我的节奏就有点起飞了。”莎莉说。

 

小超梦的老辣对线、莎莉的灵性指挥、阿伟的积极支援、焰轩的稳定输出、薄雾的极限开团……三路人马在这场比赛中实现了他们训练中最期待的配合,他们的联动不像临时组团的主播,而像一支真正的队伍。

 

狂野女猎手以幸运女神般的姿态,如同当年护送莎莉一路冲上王者一样,带着他的队伍扑向TES的大本营。

 

HYA拿下了这“不可能”的一战。

 

 

“长期以来高分段主播都要面临一种‘歧视’,观众下意识就会觉得主播怎么和职业选手比?你能打职业为什么不去打?肯定是没人要。好像游戏高手只有打职业一条路,否则就是菜。”莎莉经纪人莎皇这样说道。

 

赛前充斥的“不被玲珑塔就是胜利”“看到高地就是胜利”之类言论,在HYA从LPL队伍身上拿下两个胜场的事实面前,烟消云散。

 

“很多观众觉得主播和职业选手就没得比,但我觉得职业选手也都是路人玩家进去的嘛,经过系统的培训才会变成一个适合打5v5的选手。我们主播打rank是绝对不会差的,打5v5确实是没他们打得好,但是我们也有训练的话,不会差太多的。”莎莉说。“我们真的是从训练赛谁都打不过,慢慢慢慢到打赢主播队、打赢TGA和LDL的选手。打过这次德杯之后,大家都成长了很多。”

 

他第一次拥有了“正规军”的游戏体验:“我觉得坐在LPL的赛场上会特别享受打游戏的乐趣,感觉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

“那你会为了当初没有选择打职业后悔吗?”

 

“不会。”莎莉的回答斩钉截铁,“我觉得我的直播做得也挺好的,没有什么可后悔的。我真去打职业的话没准适应不了集体生活,还不一定能打成什么样呢,起码直播自己做得现在是OK的。”

 

其实在S7的时候,有LPL战队邀请过莎莉加入,这么多年来观众对于希望他去打职业的呼声也从未消失过,但莎莉的态度始终非常坚定——他从来没有成为职业选手的打算。

 

“我很享受互动的感觉,上分的时候跟观众聊聊天,我觉得很开心啊……(主播和职业选手)各有各的好处,我觉得只要能做得好,做什么都行。”

 

在他心中,主播与选手两种职业没有高低之分,作为同样在游戏中具备顶尖实力的那一小部分人,他们只是选择了兑现天赋的不同方式。

 

 

曾经有一名《英雄联盟》主播,在直播间弹幕一句“不去打职业扬名立万,窝在这里当个小主播”的质问后不久,收拾行囊踏上职业的征程。

 

2018年,他夺得了LPL第一个全球总决赛冠军。

 

也是在这一年,莎莉成为了一名《英雄联盟》主播,从名不见经传一路冲到头部主播的位置。然后在机缘巧合之下,他们拥有了一次代表各自当下身份,在赛场上交手的机会。

 

相似的起点,不同的选择,或许还会有短暂的交集,但这些都并不妨碍他们在各自热爱的轨道上全力奔跑,在各自生长的空间里扬名立万。

 

后记

 

虽然拖到了LPL开赛,可能已经没有太多人还关注德杯期间的故事,但还是很想把它讲出来。说起莎莉,其实同P社还有一点渊源。

 

在莎莉故事的开端,他双服登顶时在艾欧尼亚的ID就叫作“PentaQ招电竞记者”。我们之所以能抢占到这样的黄金广告位,是因为莎莉好友、后来成为他经纪人的莎皇是P社资深读者。

 

 

当时身为职业编辑的莎皇阅读P社稿件时,往往还会发动专业技能帮忙纠正文法、给出反馈,同时对一些低级错误予以“痛斥”。“辞有误,莎皇顾”,一度让P社编辑记者们“闻风丧胆”。

 

在这样的羁绊加持下,莎莉登顶时就改了个ID友情帮忙宣传一下,然而过了几天他想改回去的时候,悲催地发现改名卡下架了,导致这个ID明晃晃挂了一个多月。

 

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四年,PentaQ还在招电竞记者,“PentaQ招电竞记者”还是国服榜首的常客。当初跟莎皇、莎莉有交情的老员工们已经离开了大半,轮到我一个听故事的来讲故事,想想也蛮有意思。

 

谨以此文,献给在各自选择的道路上默默前行的每个人。


4
73
分享
收藏
举报
神回复
共有条神回复
展开更多神回复
楼主
关注
盟鸥江翁
Lv.17
扫地僧Lv4
怀旧的人